广西贺州:草皮随意调运致红火蚁扩散,公共地带成防控真空
据广西贺州市政府网站消息,贺州市农业农村局8月24日答复市人大代表李泳虹《关于加强红蚂蚁防治的建议》称,近年来贺州市绿色面积逐年扩大,随意调运未经检疫的草皮,导致红火蚁发生面积逐年增加,发生区域逐年扩大。2021年红火蚁的发生特点,由原来输入型为主,变为输入型和本地发展型并重发生。当前,贺州市发生红火蚁78214亩,各县(区)均有红火蚁发生。由于红火蚁发生区域比较复杂,群众只注意防自己的房前屋后和田块,而公共地带和无人管理的田块则处于防控的真空地带。红火蚁主要分布于市境内的高速路沿线绿化带、工业园区绿化区域、部分乡镇村屯的农田地块;市城区内,主要分布于爱莲湖、园博园、大钟山等大型公园的绿地草坪,还有绿化覆盖的新建小区以及新建主干道、次干道沿线绿化带,如城东新区部分新建道路。2005年1月,我国将红火蚁列为进出境检疫对象和全国植物检疫对象。广西2005年发现红火蚁入侵,2012年贺州市首次发现红火蚁疫情。贺州市农业农村局表示,当前红火蚁的防控措施主要是农户自防形式,已根据重区重防、中区中防、轻区要防的防治策略,指导农户自行撒药杀灭红火蚁。近几年来,投入红火蚁防控资金81万元,防控药物1260公斤。根据初步调查,基本达到预期防控效果,如爱莲湖公园的蚁窝数经防控后减少了80%。对于红火蚁防治工作中存在的问题,贺州市农业农村局例举了四点:(一)防控经费严重不足。今年贺州市只有富川瑶族自治县财政投入的专项经费8万元,而市场上的红火蚁防控专用药剂达8-12万元/吨左右,远远满足不了群众的需求,在社会上也没有形成群防群控的局面,市面上买不到有效的防控药物,群众对农业部门存在依赖思想,经费的缺乏严重制约了红火蚁防控工作的全面开展,如不加以重视,加大投入力度,将会有再进一步扩散蔓延的危险,造成更大损失。(二)违法调运现象层出不穷。近年来,由于贺州市绿色面积逐年扩大,随意调运未经检疫的草皮,红火蚁发生面积逐年增加,发生区域逐年扩大,特别是发生初期,蚁巢特征不明显,容易被忽视。(三)全民防控意识有待进一步提高。由于红火蚁发生区域比较复杂,群众只注意防自己的房前屋后和田块,而公共地带和无人管理的田块则处于防控的真空地带,导致红火蚁难以彻底根除。(四)防控机制和方式有待完善。目前红火蚁防控方式主要是以农户自防为主,没有专业防治队伍,导致防控效果参差不齐。关于下一步工作打算,贺州市农业农村局答复称:(一)努力争取资金支持,做好红火蚁防控工作。将按照九部委《关于加强红火蚁阻截防控工作的通知》(农农发〔2021〕3号)文件精神,在上级业务部门的指导下,继续开展红火蚁的监测和防控工作,更进一步加强各相关部门的联防联控。向上级部门申请红火蚁防控资金项目和争取财政资金的投入,把红火蚁的防控工作做好。如今年8月初向自治区农业农村厅拟申请红火蚁补助资金195万元,用于贺州市红火蚁防控。(二)继续抓好宣传培训。积极发动群防群控,充分利用媒体作用,坚持不懈抓好红火蚁防控宣传工作,并结合工作实际,多渠道、多层面开展防控技术培训班和现场会,正确营造社会舆论,不断调动群众主动参与红火蚁防控工作的积极性,进一步提高群防群控意识。(三)继续做好普查监测。广泛发动基层干部群众深入细致开展调查监测工作,准确掌握疫情动态。(四)继续抓好扑杀工作。控制疫情蔓延,要抓好红火蚁防控关键和有利时机,科学防控。